🖊原创小说

第一章 东海异变

"你有没有听过一个传说啊?" 秦洛府侧过头看着白扬灵,她的耳饰迎风飘扬。

 

"听说东海就是离彼岸最近的海,晚上不能在那待太久,不然东海的另一边就会传来彼岸人的声音引导你踏入彼世,听得越久就意味着在彼世待的时间越长,从此便分不清此世与彼世,继而遭遇神隐。一段时间后遭遇神隐的人又会重新出现在海面上,但是他也已经变成彼岸之人了。"

 

扬灵眨了眨眼看向洛府,笑着说"哦?你从哪听说的啊"

 

"今天赶集的时候听见市人说的"洛府看着她被风吹的到处摇晃的几根头发不自主的挂上了笑容。"听说已经有人目睹好几个海面上出现的彼岸人了……"

 

山下树影攒动,树叶的沙沙声此起彼伏。"彼岸人……"扬灵自言自语的站了起来伸了个懒腰望向水墨画般的远山。

 

秦洛府也站了起来,"不过听说也只是听说了,说不准是瞎编出来骗小孩呢,省的小屁孩们总是去海边耍闹出人命。这不前天山下那群小孩们去河边洗澡,差点淹死三个,后来其他小孩回家被自家父母领回家混合双打,可惨了。"

 

扬灵点了点头,若有其事的望向夕阳,或许是因为人类几千年来形成的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习惯,夕阳总是给人安定的感觉,看着看着扬灵便走了神。夕阳不停地往下奔,似乎想赶紧逃离这个地方。突然一只手出现在了眼前,扬灵被吓了一哆嗦,紧张的看向秦洛府。

 

"你在想什么呢"秦洛府满脸疑惑"怎么突然不搭理我了?"

 

扬灵欲言又止,随即又一脸认真的看向秦洛府"你有没有看见过鬼怪"​

 

"鬼怪……?"​秦洛府摇了摇头"倒是道观里的羽士们经常受人之托下山做法事,清扫鬼怪。你看见过吗?"

 

"嗯……"​扬灵点了点头。

 

洛府张大了嘴巴,不敢置信的看着白扬灵。"真的吗……?"​

 

"你知道的,我和师父只是路过这,受到方丈的挽留便在此暂时定居了下来。"扬灵叹了口气"而我的师父就是一名羽士,从小他就教我使用各种方术。鬼怪也确实是存在的,一直以来我们都在四方游走,哪里有异变我们便去平息……"​

树叶如海浪般翻涌,金黄的颜色倒是点缀着秋意,大风呼呼的吹着,树叶攒动的声音​不绝入耳。秦洛府裹紧了衣裳,山上不时有几声鸟叫声传出,回声荡悠着,鸟叫声便显得更加清脆嘹亮了。影子一点点被拉长,好半晌洛府才说出"我一直以为是假的……"

 

白扬灵无奈的点了点头"恐怕那个传说也是真的,师父现在应该也已经听说了,我们不久便会前往调查"​突然白扬灵笑了笑"你可以随我们一起"

 

秦洛府听到这本来还沉浸在这不可思议当中,听见白扬灵的话马上又两眼放光"那我可得好好见证一下了。"​

 

​月色入户,厢房内的烛光将两人的影子投射在墙壁上,二人的神色严肃,似乎在思考着什么问题。厢房外水池里有几条鱼儿浮上水面不停地张嘴换气,它们看着只有月光的天空,就这么看着,周围一片冷清,一片树叶掉落了下来,飘落在水池里,荡起了涟漪。鱼儿们被下了一跳,打了个激灵猛的转身游入了水池深处。

 

终于,身着​法衣,老态龙钟的方丈开口了"如何?"。

 

"在所不辞"​一位眼如岩电,音色雄厚的羽士毫不犹豫的答到。他,就是白扬灵的师父羡门子

 

"一己之私,实属羞愧"​方丈闭上了眼作了个揖"还请道友见谅。"

 

"无妨,平息异变乃散人心系之事"​羡门子笑到"另外,灵官殿内应当镇压着非凡之物吧。"

 

方丈听到这句脱口而出的话楞了一下​,随即又点了点头"既然道友已经感觉到了,那我便长话短说。"方丈顿了顿又说到"灵官殿内神像下方便有名为莲华幡的宝物,二百年前,方丈将此物带回道观,当他踏入山门的那一刻,道观内所有羽士都感觉到了它的存在,纷纷前往山门,这足以证明它灵力的强大,方丈担心它落入旁门左道的手中用来施展邪术加害世人,便召集道观内所有的羽士制作了法幢置于灵宫殿之四隅并施以法术加固,道观内灵力最强的羽士们又设下结界结于法幢以隐藏莲华幡的气息。方丈将莲华幡放置在神像下后又令专人每天都要在灵宫殿做法以此削弱莲华幡的气息。"

 

"最后,方丈又下了封口令,不允许有人提及此事。事经久年,除了历任方丈知道以外,已经没人知道莲华幡的事了,就连每天在灵宫殿做法的羽士们都不知道到底在对什么做法,只是在遵循惯例罢了。"

 

羡门子听完方丈的徐徐道来后便陷入了沉默,看来他的感觉是对的,丰泉观内果然存在着非凡之物,不过即使知道了这件事羡门子也没对莲华幡做有任何打算,毕竟羡门子一身正气,自然也不会做苟且之事。这也是为什么方丈能毫无掩饰的道出了事情。良久,他才开口道"夜色已晚,散人先行一步。"

 

"慢走。"

 

清晨第一缕金光透过树枝在地上投下光斑时,白扬灵已在道场修炼许久。道场周围环绕着雾气颇有一番风味,鸟儿们一会儿从这根枝头飞到那根枝头,一会儿又从那根枝头飞往另一根枝头,莺莺燕燕的好不快活。

 

"是要去东海吗?"风掀起白扬灵的衣摆

 

"戌时启程"楚门子停下脚步"此次异变有些棘手,待会儿我再与你细说。"

 

"我可以带一个人吗?"白扬灵抬起头,挥动了两下纤长的手指,遍布地上的树叶似乎受到了牵引,扶摇直上,散入空中。

 

"谁?"

 

"秦洛府"

第二章 灵宫殿

完成方术的练习后,不知不觉已经到了午时,白扬灵抬起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松了一口气。她对方术的运用越来越熟练了,以往一直都是师父出手解决异变,而她只是作为师父的助手在一旁辅助。因为白扬灵从师父教授自己方术起便得知自己拥有强大的灵力,若是在对方术还不熟练的情况下随意施展方术,后果肯定不堪设想。

此时,白扬灵思考着一个疑惑,从进入丰泉观的那一刻起白扬灵便察觉到了异样,是前所未有的一种感觉。自己在踏入山门的一瞬间便有一种灵力充沛的感觉。或许是因为丰泉观吸收了大量的日月精华加上有丰泉观每天都有大量香客拜访,充沛的灵气就可以引导自己的灵力吧。带着这样的思考白扬灵便离开了道场。

她一路沿着石阶走到了八卦亭,发现师父正在里面打坐。便移步前往,羡门子感觉到了她的到来就睁开双眼正襟危坐。白扬灵端坐在石椅上微笑着目视羡门子。

羡门子开口道"昨晚方丈与我谈论起东海异变一事。而我早在进入丰泉镇时就已经略有耳闻,起初我以为是一般的鬼怪在作祟,只是以讹传讹,被夸大了,便没太在意,但昨晚方丈的话却让我意识到,这次的异变恐怕不是一般的鬼怪作祟。"

"丰泉观已经派出众多高功羽士前往,但均未平息此次异变。反而……"羡门子顿了顿"所有前往调查的羽士,无一人生还……"

白扬灵楞了一下,这件事她也早就听说了,昨天秦洛府还与她提起过此事。和羡门子想的一样,她也以为是一般的鬼怪作祟,若是发生了异变只要像往常一样去收服鬼怪便是。但她却没想到,偌大一个道观,众多高功羽士都有去无回。这场异变果然不容小觑。

羡门子继续道"方丈在第一次看见我们时便感觉到了我们拥有强大的灵力,所以上次他执意让我们居住在道观里就是希望能将此事委托给我们,解决或者调查明白东海的异变。"羡门子笑道"不过,即使他不来委托我们,我们也会前去调查。"

说完,羡门子话锋一转"你说的那个秦洛府,家族是不是世代行医?"

白扬灵疑惑地看着师父"你怎么知道?"

羡门子道"在羽士们练习方术的时候,只有他一人在研究医术,我上前询问便得知。既然他不是羽士,就不要带上他去东海了,东海目前危机四伏你是明白的。他没有自保能力,万一发生什么疏忽……"羡门子摇了摇头"对了,你有没有注意到他身上的那件玉佩?"

"雕有八门的那个吗?"

"是的,想必你也看出来了,那件玉佩蕴含着超殊的灵力,应当是个历经久年的法器。"

白扬灵点了点头说道"秦洛府说那块玉佩是他远祖的随身之物,后来作为传家宝流传,自然也就传给了他。因为他的远祖并非丰泉镇上的人,是后来在丰泉镇定居的,而他的远祖对玉佩的事也只字未提,所以也没人知道玉佩究竟出自何处。"

羡门子内心也有点疑惑,一个世代为医的家族怎么会有这件宝物,按理说这等宝物应当是羽士之辈所拥有的……或许是因为他的家族很早以前并非医者?又或许是由他远祖的友人赠与?羡门子想了会也不再继续纠结下去了,毕竟是他人之物,总是惦记着并不妥当。随即又道"东海过于危险,就让秦洛府留在道观。我们戌时出发,你去准备一下吧"

白扬灵想了想便道是,随后就起身去告知秦洛府。

"时辰过得好慢啊……"秦洛府躺在草地上发着牢骚,在他的一旁便是被翻了很多遍的医书。"秦洛府。"突然他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呼唤他,便立马站起身来循声望去。发现是白扬灵便立刻迎了上去。

"扬灵!是要出发了吗?"秦洛府双眼发光的望着她,白扬灵看着满脸期待的他竟有些犹豫,但还是坚决的说了出来"这次异变我不能带你,因为东海的异变过于危险,你不会方术,没有自保能力,万一有什么疏忽对你造成了伤害,我们便是罪过。"

秦洛府听到这突如其来的话先是一愣,然后失落的说"行吧……"随即又拾起医书,坐在草坪上心不在焉的翻阅了起来。

白扬灵只好转身走回自己的禅房准备法具。"注意安全啊。"身后有声音传来"嗯。"

白扬灵正朝禅房的方向走时,突然,一股怪异的气息撞上了她,她怔怔地望向这股气息传来的方向,内心传来一种渴望,就像久经干旱,初逢甘霖一般想要抓住这股气息,这种渴望过于强烈,似乎如果不去探明一二就会有一辈子的遗憾,于是她便沿着这股气息传来的方向走了过去。

而秦洛府这边,他被刚刚白扬灵的话弄得兴意尽失,医书也没心思接着读下去。只想与友人攀谈二句,疏通疏通小情绪。"这会儿她应当做完法事了吧",他心里想着,便起身拍了拍黏在衣服上的尘土,去找寻他的挚友。

秦洛府轻车熟路的来到了灵宫殿前,但看着里面的羽士们依旧嗡嗡的念叨着他听不懂的话语,又施展着看不懂的方术。他垂头丧气地在旁边找了个石椅坐下。

​秦洛府在石椅上把书翻了又合,合了又翻,像极了想要学习又想玩,玩了又有负罪感的你。他不知道现在做什么才好,只好用手撑着头发呆。忽然瞥见旁边有排成长长一排的蚂蚁在奔走,便想上前观察蚂蚁的行踪,毕竟只是观察蚂蚁,他也能玩一天,用来消磨时间最好不过了。

​秦洛府正要起身时,一群飞鸟从他头上飞速地飞过,他警觉地抬起头一看,结果不看还好,一看就被吓了一跳。成群结队的鸟儿正以背离灵宫殿的东南西北方向各自飞速逃离,四周也传来小动物们穿过草丛逃命的声音,急切的沙沙声里弥漫着恐惧。风儿呜呜地吹着,摇晃着周围茂密的树林,好像就连它们也都要逃离这个地方。

秦洛府被这样的一幕吓坏了,三步并作两步的跑到灵宫殿门前想要通知他们,哪知灵宫殿里的​羽士们都停下了法事,围在神像周围一动不动,他们的脸上写满了畏惧,眼睛瞪得大大的,死死的盯着神像, 仿佛它是来自地府最深处的恶灵,一旦他们轻举妄动,恶灵便会杀死他们。

地面传来轰隆隆的响声,秦洛府感到整个灵宫殿都在颤抖,他看着灵宫殿,一股强烈的陌生感袭来,它现在传出的气息与秦洛府相处了十多年的灵宫殿的气息截然不同。秦洛府恐于这股气息不自觉的后退。退着退着突然撞上了一个人,他回头一看,正是白扬灵。他紧张地对着白扬灵说"灵宫殿不太正常,快走……"

白扬灵却没有理他,甩开了秦洛府径直走向灵宫殿,不管秦洛府在身后怎么叫喊都没有停下脚步的意思。正当她踏入灵宫殿结界内的那一瞬间,​神像猛然迸出巨大的灵力波动将周围的羽士掀倒,白扬灵正要调动自身灵力以施展方术抵挡的时候,突然,神像俱碎,金身横飞。一张幡出现在众人眼前,就连秦洛府也感觉到了它那非同凡响的灵力。这张幡携着这股灵力冲向白扬灵,她被这股灵压震住了,瞳孔骤然缩小,楞楞的站在原地,身体无法挪动一毫。幡击中了她,进入了她的身体。

顿时,一种撕裂感遍布全身,强行进入的灵力在她体内不断地四处游走,一股接一股的冲击力似乎要把她的身体撕碎。她倒在地上痛苦地挣扎着,众人正要围上去时突然被震耳欲聋的声音喝住了。

"别过去!!她位于死门,你们若是靠近就会被杀死!!"​原来是方丈等一行人感到了灵宫殿的异常,连忙赶了过来,方丈冲着他们大吼"快!随我扭转乾坤!"

不愧是丰泉观的弟子,方丈一声令下在场的所有弟子便迅速随着方丈一起施展起方术。顿时,风云骤变,林叶四起。秦洛府感到面前有一双看不见的巨手以移山竭海的力量改变了天地格局,他被惊得说不出话来。

随着格局的扭转,白扬灵挣扎的力度逐渐减小最后渐渐平息。可秦洛府有种不详的预感,渐渐地愈来愈越强烈。突然,冲进白扬灵体内的幡现身于空中,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击倒了秦洛府,众人大惊。然而秦洛府被击倒后没有挣扎,因为太菜了,所以当场死亡(不是)。秦洛府缓了一会儿,随后像个没事人一样坐了起来。

众人见异变平息便纷纷围上他俩,方丈走向白扬灵紧张地说"你……有没有感到哪里不舒服啊?"白扬灵摇了摇头"没事",随即又走到秦洛府面前对他说"你呢……?"秦洛府摇了摇头表明没事。方丈松了一口气,突然又像想起什么,紧张地环视了一遍四周,露出了一丝诧异的神色。

不过幸好目前没什么大碍,刚刚着实为这两孩子捏了一把汗。羡门子扶起白扬灵担忧的说道"怎么回事……"白扬灵无奈的摇了摇头"不清楚"。方丈道"你们先去禅房歇着,我一会儿就来"然后又看向秦洛府"你也随他们一起。"众人便护送着他们回到禅房。

方丈看着四分五裂的神像和法幢叹了口气,便命执事们整理破败不堪的灵宫殿。